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审计风采
 
家乡的年味
编稿时间: 2019-01-14 10:28 来源: 岳阳市审计局  
 

仅为一言,心就游走在思念的边缘,回往间,触及那根丝弦,沉浮之际,难忘家乡的年味。

我的家乡处长宁交界边缘,是典型的丘陵山村。这里,山峦叠翠,物宝天华。童年过年的快乐和喜悦,让我终生难忘。

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,每当岁末,小年一过,年味就越来越浓郁。我们兄弟每时每刻都在掐指计算过年的日子,站在村口老樟树下翘首等候父亲归家的身影。因为,父亲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家,不过,无论多么忙碌,他都会赶在除夕夜前如期而归。父亲身材魁梧,每次回家过年,他都挑着满满一担收获和全家人的幸福回家。打开挑担,丰盈的过年物资和打赏我们兄弟的衣服、玩具、连环画等鲜明透亮。我择一本连环画,流连于画里故事,心灵和视觉获得酣畅淋漓的享受。

大人们则忙于置办年货,而且许多年货都有寓意。比如添置碗筷,寓意添丁增口;备上竽头有“余头”;杀鸡、鸭、鱼“年年有鱼”;磨制豆腐“日日有福”;蒸年糕“步步高”;贴对联、窗花、年画,意求吉祥喜庆。

家乡除夕晚餐,叫“团年饭”,正月初一早餐,叫“开年饭”。一般团年饭从清晨开始,忙碌至傍晚,做出一桌丰盛的佳肴皆是家庭主妇筹备;男人们则赶在除夕前走村串户催讨或归还陈年旧帐,新年一到,绝口不提旧债,见面相互恭贺新禧,以示诚信。

黄昏落日,所有家庭成员归家就座,团年晚餐在袅袅炊烟中拉开了序幕。餐桌上母亲绵绵细语,叮嘱一番过年禁忌,了却酝酿了一年美好心愿;父亲慷慨陈词,对来年生活做出规划,将一年的丰收喜悦畅饮;我们晒出学习成绩,在父母的期盼中充满幸福的笑容。

“团年饭”后,全家人围炉向火守岁,柴火越烧越旺,预示来年红红火火。守岁至凌晨,村庄上空鞭炮齐鸣,各家各户关门(封财门)就寝。

大年初一,五更鸡鸣,又一轮鞭炮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左邻右舍争先恐后,纷纷打开堂屋门(开财门)纳福,喜迎财神。正堂屋八仙桌上摆上三牲贡品,父母作揖打恭,敬奉财神,祈福新年财源广进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
这一天也是全年最热闹的日子,早起拜年的人络绎不绝,父母笑容可掬,捧出最好的农副土产接待各方客人。我们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崭新的衣服,三五成群到长辈、邻居家拜年,说些“恭喜发财”的吉利话,讨得长辈和邻居的欢喜,自然得到些许零币“压岁”,俗称“压岁钱”。村长率领龙狮队、地花鼓挨家挨户拜年,表演“二龙戏珠”、“八仙过海”“五女拜寿”的龙狮故事和《刘海砍樵》、《补锅》、《张先生讨学钱》、《孙成打酒》的长沙花鼓戏。那些年文化生活贫乏,一年中也只有大年初一至正月十五才有这些群聚的娱乐活动,所以,大家争相参与或观赏,传递邻里和睦相处的文化氛围。过了正月十五,村民们就开始筹备春季农耕生产,“拜年拜到初七八,空了坛子空了塔”,预示新春佳节已告结束。

现在,人们的生活丰富多彩,娱乐项目不胜枚举,过去过年的习俗也被越来越多年轻人遗忘,不知不觉中年味越来越淡,越来越远。(开发区分局  周志刚)

 
 
打印本页
关闭窗口